子曰:非禮勿視,非禮勿聽,非禮勿言,非禮勿動。
學院動態

原憲
(西元前515 -?)
主頁 > 學院動態 > 學術活動 > 孔家儒家的政道与商道
孔家儒家的政道与商道



    復旦大學創建於1905年,是中國人自主創辦的第一所高等院校。“復旦”一詞來自《尚書大傳.虞夏傳》中“卿雲爛兮,糾縵縵兮,日月光華,旦復旦兮。”的名句,而復旦大學校訓“博學而篤志,切問而近思”直接來自《論語.子張》。這說明, 貴校的創辦者和各位領導,非常敬仰儒家文化,希望復旦大學各位同學能記住儒家聖賢的教導。今天本人就孔子思想中的為官之道與生財之道,與各位談談個人的體會。孔子儒家思想體系,在政治方面,有比較系統全面的人本思想和德治思想,也有民主思想的萌芽。在中國推進政治建設的過程中,孔教儒家思想可以提供寶貴的資源。
     一、民為國家之本
     孟子提出“民為貴,社稷次之,君為輕”的民本思想。(《孟子.盡心下》)儒家認為,人民是國家的主體,是社稷的根本,是君王的根本,也是官員的根本:“民為君之本”(《春秋穀梁傳.桓公十四年》)。君王和官員應當將人民視為衣食父母,君王與官員由人民供養,因而對人民要有感恩之情。孔子的弟子說:“百姓足,君孰與不足?百姓不足,君孰與足?”(《論語.顏淵》),完全表現了施政必須以人民為依歸的主張。因此,君臣必須愛護人民,關心人民的疾苦,這樣才能造成同心同德的局面:“樂民之樂者,民亦樂其樂;憂民之憂者,民亦憂其憂。樂以天下,憂以天下,然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”(《孟子.梁惠王下》)
     二、成敗全繫於民心
     得民心者得天下,民心的向背決定政權的興衰,“先王先順民心,故功名成。夫以德得民心以立大功名者,上世多有之矣。失民心而立功名者,未之曾有也。”(《呂氏春秋.季秋紀.順民》)荀子指出君王與官員的權力基礎即在於人民,人民可以擁護君王,也可以推翻君王:“君者,舟也;庶人者,水也。水則載舟,水則覆舟。”(《荀子.王制》)春秋公羊學認為,君主制並不是神聖的、永恆的、絕對的,如果君王昏庸殘暴,人民可以推翻其統治:“齊宣王問曰:‘湯放桀,武王伐紂,有諸?’孟子對曰:‘於傳有之。’曰:‘臣弑其君可乎?’曰:‘賊仁者謂之賊,賊義者謂之殘,殘賊之人,謂之一夫。聞誅一夫紂矣,未聞弑君也。’”(《孟子.梁惠王下》)就是很生動的例子。
     三、正其身以化其民
     孔教儒家認為,君王和官員的行為對人民具有示範作用,如果行為端正,則能發揮導民向善的作用。孔子說:“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雖令不從。”(《論語.子路》),又說“政者,正也。子帥以正,孰敢不正?”(《論語.顏淵》)孟子說:“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。善政,民畏之;善教,民愛之。善政得民財,善教得民心。”(《孟子.盡心上》)君王和官員聽取人民意見,作為施政的依據:“夫民,別而聽之則愚,合而聽之則聖。雖有湯武之德,復合於市人之言。”(《管子.君臣上》)就是要做君主的尊重和愛護下屬。君王和官員還擔負著教化人民,導民向善的責任。
     本人一向遵循“生財有道”的原則,反對不擇手段攫取不義之財。我把孔子的名言:“不義而富且貴,於我如浮雲”作為自已的座右銘,並且親自書寫成匾額,贈送給香港的廉政公署,以支持肅貪倡廉的正義行動。我每天早上起床後,都要虔誠地向孔子雕像揖拜,請大成至聖先師賜予智慧。自擔任孔教學院院長之後,撰寫了七百多篇學術論文及演講稿, 出版了《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》(十六卷本)及《孔學論集》。初步形成了獨特的現代孔教儒學的理論體系。廿多年來,每年孔聖誕辰,都毫無例外地由我主持並以我為主出資舉辦“孔聖誕環球慶祝大典”,邀請世界各地專家學者、政府官員、儒商數百人前來參加,並在本人家中舉辦“孔聖誕之夜.大成宴”。本人曾在孔教學院院長宣誓就職典禮上,提出了要在全國各省市自治區重新點燃孔聖之火的豪言壯語。從此,在孔教學院一眾同仁的大力推動下,近三十年來一場氣勢磅礴、前無古人,以孔教儒學為主軸的群眾性文化復興活動便在神州大地展開了。